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陈小川到我市考察老区工作

1版 
市领导到吉水慰问贫困户

1版 
市领导到石岭开展节前慰问

1版 
抓好思想建设 补足精神之钙

1版 
不负韶华 奋斗未来

1版 
我市召开精神文明建设会议

1版 
广东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标语口号

1版 
巩固拓展主题教育成果

2版 
听民声解民忧铺就幸福路

2版 
营造良好就业创业环境

2版 
市领导慰问侨胞特困户

2版 
社情民意

2版 
迎春摄影大赛讴歌乡村新面貌

2版 
遗失声明

2版 
廉江市教育团工委成立: 部署学校共青团和少先队工作

3版 
橘红缘

3版 
年味依稀入梦来

3版 
做一个时光的新人

3版 
诗歌两首

3版 
“讲文明 树新风”公益广告

4版 
公益宣传

4版 
懂得珍爱的心

4版 
谈钱

4版 
在孤独中盛放

4版 
在世界的尽头,与自己相遇

4版 
时间这块海绵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0年1月14日 第3期
橘红缘
www.ljxw.com 陈天资  发布时间:2020-1-14 人气:111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网络图片)
    □陈天资  
  拙文所言之橘红,是指化州橘红。
  1972年8月,我进入广州中医药大学(原广东中医学院)临床医疗专业学习,1973年3月,开始学中药学。了解到有化州橘红这个药名,它有燥湿化痰止咳的功效,临床上使用较多,多用于风寒咳嗽。
  化州橘红为化州柚未成熟的果实,去掉果皮内层,经加工而成。《辞海》注:“橘皮去果皮内层者为橘红。橘皮去果实外层者为橘白”。
  中药书内载:橘红以广东化州县所产的为正品。故有“化州橘红”之称。化州橘红为橘红中的姣姣者,而一般的橘红,在广东常以柚皮所代替,因化州橘红物稀难得。
  我在医院工作26年,开过无数内有橘红的处方,但有多少是化州橘红呢?那就不得而知了。化州橘红对风寒咳嗽患者疗效较好,我至今尚记得,1989年10月下旬,一位年近五旬女性患者来诊病,言其咳嗽近月,在某医院静滴抗生素一周,也服过十余剂清热润燥止咳化痰之中药,但疗效不佳,夜间咳甚,痰色稀白,观其舌淡,苔薄白,按其脉沉细。按中医诊断,疑为外感风寒咳嗽,处方给予橘红痰咳膏贰瓶(化州中药厂所产),不开其他中西药。
  五天后患者复诊,言服药后咳嗽症状明显减轻,痰易咯出,其他症状亦有改善,再服两瓶橘红膏后,诸症均愈。
  临床处方我与橘红打交道不少,但化州橘红的实体树——化州柚,我从未见过,柚树我见过不少了,在湛江农垦第二医院工作时,天天与柚树见面,柚之果实也吃得不少了,化州柚是啥模样?什么时候能见下呢?我一直在等待机会,以了却此心愿。
  机会终于等来了,2006年8月,我与廉江民盟医卫支部及民营经济支部的盟员,赴民盟化州市委参观学习。我们一行听取了有关领导作盟务工作的情况介绍之后,到化州孔庙参观,参拜完孔夫子之后,化州民盟办公室陈主任带我们到侧门旁的院子里,参观化州柚,正宗的橘红树。
  我记得读初中一年级时,曾读到古文中的一段话:“生之淮南则为橘,生之淮北则为枳,何以也?水土异也。”化州特殊的水土衍生出特殊的橘红,威名远播。橘红有益于人,能为人解除病痛,功德无量。眼前的橘红树,就是千千万万株能为人解除病痛的橘红树之一。
  见到橘红树,我心里说:橘红树,我来了,我终于一睹你芳容。橘红树无语,它默默地挺立在骄阳下,一阵大风吹来,其叶子低垂,像是向我们一行点头行礼。
  我们一行静静地站在树旁,仰望其英姿,其身高约3.5米,叶子碧绿,叶脉清晰。其外形与普通柚相似,差别不大。其叶较厚,叶旁有针刺,取一片叶子折开,发出芳香的味道。它的树干挺直,但不甚粗壮,分枝较多。此时正是橘红结果时候,树上挂满了橘红果,果实外皮呈浅黄色,果不大,比陕西洛川县的苹果稍大些,与普通的柚树果实相比,其果小得多。如果拿秤来称,普通柚果的重量,应是化州橘红果的4-5倍,从植物学的角度而言,化州柚应是普通柚的变异植物。为何变异,何时变异?笔者不是植物学专家,此问题是说不清了。
  我走近橘红树,用手轻轻抚摩它,觉得很亲切,我梦中惦挂的橘红树,终于在眼前,在我的手下。此时的橘红树,犹如一位慈祥者,在孔庙中站立,日夜守卫着这经历几百年的历史文物,它与孔老夫子的塑像作伴,迎接一批批的参观者,迎接一批批的尊孔人士,孔老夫子很可能会感激它呢。
  仰望着眼前的橘红树,我觉得化州地域很有灵气,这块肥沃的土壤,生长出益人之物,培育出一批仁义志士,培育出几十万三拍李的子孙……
  我们在树下沉默几分钟,大家开始说话,畅所欲言。一会儿,陈逸梅先生简单地介绍有关孔庙及橘红的情况。我们一行在树下停留近二十分钟,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我向橘红树行注目礼,心中在说:再见,橘红树,他年有幸再来相见。
  2014年11月中旬,我因事到化州,惦记着这株橘红树,再来孔庙参观,拜过孔夫子,又来到橘红树下,与陈逸梅主任及我的儿子一起瞻看橘红树。我与此橘红树有缘,八年多后重相见。眼前的橘红树,比八年前长高了些,但不觉得它苍老,我苍老了很多,头发较前更白,而橘红树,还是那样生机勃勃,还是那样矫健挺拔。一只金黄色的橘红果,倒挂在树上,它显得那么孤独,同伴们都出去为人治病了,但它仍守候在孔庙里。
  再次见到橘红树,我十分高兴,只要有缘,我们日后还会见面,我们三人在树下观赏十多分钟,便离开了橘红树。但愿他日,我们再次相会。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