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加强政企合作实现双方共赢

1版 
“党建引领企业聚力、服务助推园区发展”活动近日举办

1版 
林海武现场办公推动“足球小镇”项目建设

1版 
我市召开音乐小镇项目推进会

1版 
市领导率队巡查九洲江

1版 
全市矿砂资源管理工作会议召开

1版 
庞晓冬调研指导市文化活动中心项目建设

1版 
省委第五巡视组巡视公告

1版 
巩固提升治水成果 推动生态环境保护

2版 
市关工委深入开展“中华魂”主题教育读书活动

2版 
“利器”显神功 调解快准好

2版 
我市举办领导干部法治专题培训班

2版 
河唇镇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2版 
长山镇举行防诈骗知识讲座

2版 
吉水镇开展反电信诈骗暨平安建设、禁种铲毒宣传活动

2版 
市委第五巡察组巡察石颈镇村(社区)党组织工作

2版 
市人民医院结对帮扶基层卫生院

2版 
营仔镇开展禁毒教育大会暨禁毒手抄报展览活动

2版 
护林防火 人人有责

2版 
写好中国字 做好中国人

2版 
托起罗州明天的希望

3版 
秋的呢喃

3版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公正

3版 
平山岗农耕旧物的印痕

3版 
乡村琴声

3版 
难忘霍山

4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

4版 
看报谈茶,品廉江生活

4版 
真抓实干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4版 
诗之絮语

4版 
外国文学名著《红与黑》赏析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0年11月19日 第86期
平山岗农耕旧物的印痕
www.ljxw.com 梁辉  发布时间:2020-11-19 人气:38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梁辉
  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我走进了质朴厚重的高桥镇平山岗村。这是同其他分布于祖国广袤大地上一样的自然村落,村民创造出丰富多彩的乡村图景,与山水为邻,山水之间,营造出诗画般的意境,谱写出一曲恢弘交响,独具韵致。这里的农耕旧物,一下子激活了我的记忆,成为我内心深处最鲜活的那一处。
  在很长的时间里,那些农耕器具是我的整个世界。或许是用小小的身躯,摸爬丈量着祖屋之时,便耳闻目睹了农耕器具的模样,开始了探寻它们的秘密。在我心中,它们同祖屋同村庄一样质朴、耿直、坚韧,只是后来,那些熟悉的风景被城市化了,仅仅留下印象的一些碎片,由缤纷到简单,由喧嚣到沉寂,到最后一直缩进我的梦里。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长卷中,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耘于野。一直以来,平山岗村以种植水稻为主。锄、锹、镢、犁、耙、镰、风柜、砻、碓、石磨、箩筐、竹笪、簸箕、米筛等长年运作不已的农具,传递着生命的光泽,蕴藏在人们的乡愁里。曾经陪伴我们成长的溪流、田野、树木和童年玩伴的欢笑,许多只留存于我们的记忆之中。平山岗留给我们的记忆是什么?是水,桃花溪蜿蜒不绝、青龙桥玉石相伴下的清流潺潺;是楼房,红砖石柱,屹然矗立;也是农民,发展特色农业,勤劳质朴。一滴水滴入山涧,变成了美丽的风景;一滴汗溶入山水里,铸成了千年的农耕文明。“记住乡愁”民俗馆原是一座普通的旧民居,稍加收拾、整理、装修,一个鲜活的、充满农耕韵味的平山岗立体呈现在眼前。屋檐高挂的红灯笼下,人们可以见到传统的农耕器具和稻米加工工具。锄,是不可或缺的常用农具,既可垦荒、挖穴、作垄、盖土,亦能除草、耕种、收获,且水田旱地“通吃”。锄的木柄笔直结实,锄刃宽大锋利,别看它一副大大咧咧憨态可掬的样子,却在一年春夏秋冬的四季里,出尽抛头露脸的风头。乡谚说:锄头早下地,庄稼身子肥。从春耕前后青苗出土到夏日田野庄稼疯长,一直到秋收大忙颗粒归仓,锄头都在村民的手里坚守使命,参与农耕劳作,在泥土里恣意游走辗转腾挪,赋予五谷、瓜果、杂粮洋溢于野的斑斓色彩。
  轭头套在牛颈上,两端的麻绳与犁或耙牵挽一起。或掘地翻土,或耙田耘泥,臂弯形的轭头坚固结实,它是自然生于高巍的荔枝树身上,由匠人截取加工而制作的。几经多年的耕耘,轭头锃光明亮,近乎枣红色,光洁度稍胜手扶的犁耙把,也与其他惯常使用的锄、镢、铲、镰的把柄几近一样的色调,这些光似鉴人又不显人影的色泽,无疑统统得之于长年累月耕作的功夫。对于犁地耙田的牛轭头,有一段来自父亲的讲述而永远镌刻于我的脑海的记忆。那时穷极的祖父没钱养牛,犁地耙田时,祖父替代耕牛,轭头套在祖父的脖子上,12岁的父亲扶着犁把,祖父往前拉,一步深一步浅,与泥土,与荒地进行着无声的较量。若干年下来,轭头套在祖父脖子上拉犁拉耙的身影,一直结实地压在我心上。
  细细打量着平山岗村里的农耕旧物,思绪纷扬,关于耕织,关于旧时的一切,关于静静站立于村中的石磨、碓、纺织机、风柜……对了,那部风柜,小时候我曾听说过乡谚:狂风放谷瘪飞消,急水推沙粗在后。其中说到风柜,割下的稻禾挑运到禾场,撒成厚厚的稻禾堆,任由耕牛拉上几百斤重的大圆石碾压,稻谷从禾秆上脱落,这时风柜派上用场,将那些瘪谷和细小的禾草扬弃,风柜还可净化谷米。那时候还没有碾米机,稻谷打下后,挑到石碓里舂打。舂米的石碓有两种。一种是脚踏碓,形似翘翘板,碓米时,用脚踏碓尾,碓脑则高高翘起,脚一松开,碓脑便落入盛满稻谷的碓窝,一会儿,碓窝堆积谷壳和糙米。如此反复踩踏,碓嘴频频打舂,谷壳便成糠,糙米便成了洁白的米。另一种是水碓,它是利用水能推动的米碓,比脚踏碓先进、科学些。舂打后的稻米还不算彻底净化,要用风柜扬弃谷壳细糠,这时才有晶莹洁白的大米可下锅煮饭。那时每一粒米都是原始的体力劳动得来的,都饱含着农耕者的艰辛和汗水。土里刨生活的父亲健在时,曾多次说:“一粒米十二滴汗水啊。”
  沉浸在平山岗村,触抚留有往日印痕的农耕旧物,一阵从岁月深处的角落里吹来的风似乎在抚摸着我,似乎贴近我的耳朵有什么话要告诉我。而那些饱经沧桑的农耕旧物,不时浮现脑际。它们其实是生命里的一场艰辛拼搏,一场大戏;是先人的智慧结晶与恩赐;是仆仆风尘里的记忆与感恩。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多少旧事烟雨中。除了感恩,除了带一双欣赏的眼睛,和一颗欢喜的心,更多了几分回忆和感慨。日子总在失去与得到的轮回中前行,可正因为失去与铭记,才知道拥有的珍贵,也就越发记住湮没于时光里的旧物的好,珍惜每一个平凡而美好的日子。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