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省委办公厅领导到我市专题调研档案馆建设

1版 
帮助老区补齐短板推动老区加快发展

1版 
做到善始善终 赢取最后胜利

1版 
技术分享会助力廉江厨电“创品牌、提质量、拓渠道”

1版 
市人大常委会就移民饮水工程建设和管理开展专题调研

1版 
公益宣传

1版 
优化资源配置利用 完善平台运作机制

2版 
石城镇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

2版 
我市4名见义勇为人员受表彰

2版 
和寮人大开展调研助力乡村振兴

2版 
联谊“大派对”助青年男女收获爱情

2版 
廉江辅警回家路上勇擒飞车贼

2版 
大学生刘志豪创业致富

2版 
城南街道部署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

2版 
廉江市一小举行家校联谊篮球赛

2版 
永兴地产倾力打造婚庆主题一条街

2版 
公益宣传

2版 
遗失声明

2版 
《外来媳妇本地郎》演员点赞廉江红橙

2版 
冬夜送温暖 情暖流浪汉

3版 
龟峰归来不看龟

3版 
◎初冬(外二首)

3版 
沉默的九叔

3版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4版 
公益宣传

4版 
城里人热衷“下乡”,廉江旅游前景宽广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0年11月26日 第88期
沉默的九叔
www.ljxw.com 关维红  发布时间:2020-11-26 人气:109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山村的花(网络图片)
    □关维红
  2017年夏天,九叔在一个早晨离开了人世。九叔走完了八十四年凄苦坎坷的一生,令在人世间的我又少了一位亲人,少了一位陪伴我成长并和我分享成功的长辈。此时此刻,与九叔相处的往事涌上心头。
  九叔名叫关锡香,个子不高,身材结实,性格沉默内敛。他乐于助人,曾担任村长职务,但少见他发脾气。三伯任村长时他做副职,一个火爆如牛,一个沉静如水,两者拍档默契。三伯卸任后,九叔转正。这都是改革开放之前的事情了。
  我家七张口,孩子多,父亲那几十块钱的工资不顶用。母亲跟奶奶商量,得搞些副业增加收入来养活全家,想来想去,还是买两个小猪崽喂养比较合适。于是,母亲当晚就去找九叔说了。第二天是广西沙陂的圩日,九叔到我家吃完饭,就拿着扁担跟我母亲出发。
  老家离广西沙陂镇有七八公里,要翻过好几座山,越过八条田垌,趟过三条小河,跨过一个水陂。羊肠小道沿着山脚和田垌间蔓延,走在上面人仿佛小蚂蚁一样。九叔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在狭窄的黄泥街道前行,母亲紧随其后。他们终于来到猪行。猪行摆满了各种猪崽,有的小猪被装在一个长筒形的猪笼里,横放在地面上;有的则装在一个肚子特大的猪笼里,几只站在一起,竖着放在边上。猪崽大者四五十斤,小者十多斤,俗话称之为“猪口”。
  此刻已届正午,热浪袭来,说话声、叫骂声、猪叫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九叔熟练地在猪群中游走,相猪、问价,看准两只猪崽,讨价还价,成交。然后,找个简陋的大排档填饱肚子。吃饭完毕,九叔蹲下身子,一条扁担两端各有一个装着四五十斤的猪崽的猪笼,踏上回家的路途。中途要歇几下,有时我母亲也替挑一阵子,其中的艰辛自不多言。
  回到家里,九叔将猪崽挑到猪舍门口,我奶奶找来了柴火放在猪舍门口烧着,九叔和我母亲抬着小猪从火焰上方经过,口中念念有词:“大吉利是,猪崽顺顺利利,贪吃健康快长大,长成水牛仔!”进入猪舍,打开猪笼,提起首端,将猪崽放出。猪崽开始怯生生望着周围,不久兴奋地跑动起来,发出“呜呜”的欢快声。于是,大功告成。
  八十年代初,我考上了长山中学。那是令人自豪羡慕的事情。但每人每学期要交二三百斤糠头作柴火,我为此而发愁。老家离镇有十多公里,如果走公路还要远,只能走小路。母亲请来九叔,两人吃过早饭后,各自挑着一担近百斤的糠头行走在山间小道,翻山越岭,蹚水过河,穿过田埂,来到学校。走了三个多小时,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待学校工友过称后,他们坐在地上很久才起来。母亲对我说:“儿子啊,九叔那么辛苦为你挑糠头来学校,你要好好读书,为我们争光啊!”说得我泪眼朦胧,鼻子发酸。
  1983年夏天,母亲随父亲去韶关,据说单位可以为家属解决户口问题。1985年秋天,母亲回家探亲。离别时,九婶九叔一直送到后背山。九婶哭着对我母亲说:“这次离别不知什么时候再相见!说不定没机会再见面了!”母亲跟着大哭起来。真是一语成谶!不久,五十多岁的九婶病逝,九叔变成单身。从那时起,平时滴酒不沾的九叔喜欢上喝酒,变得越来越沉默。
  后来,他自己一个人生活,床边放着装满米酒的塑料桶。他经常邀请本村或邻村的酒友知己一醉方休,炒上一碟花生米,干上几碗米酒,然后说着胡话,谁劝他都不听。有时我心疼地对他说:“叫七嫂炒几个菜给您喝酒啊,这样喝酒会伤身体的!”“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吗?”九叔自信地说。
  九叔害怕孤独寂寞,喜欢赶集。每遇到沙陂、长山、青平圩日,他一定要到镇里喝上两杯才回来。有一次,九叔喝醉了酒,倒在路边,幸亏熟人把他送回来。有一回,他喝得大醉,坐着别人的拖拉机回来,途中翻车,将右手大拇指压断。从此九叔变成了残疾人。
  我出来工作后,有工资了,时不时给点钱他。“九叔,给钱您买点东西吃,酒少喝点,要保重身体啊!”我叮嘱道。“没事,不会喝醉,我心中有数!”他安慰我说。
  “阿红,我这里有甘蔗,你拿来吃吧。”别人送给他好吃的,他舍不得吃,一定要留给我。“阿红,我这里有荔枝,你尝尝吧。”有时他将家里的老荔枝树结的荔枝拿来晒干,他舍不得吃,而留给我。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