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科学防治病虫害确保农业大丰收

1版 
我市殡改工作获湛江考核组肯定

1版 
招商引资不停歇

1版 
了解企业需求 提供精准服务

1版 
全国劳动模范全王新载誉归来

1版 
省委统战部调研组到我市调研新阶联工作

1版 
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一次会议召开

1版 
优化国土空间布局,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

1版 
省委督查组到我市督查意识形态工作

2版 
全力谱写兴垦富民新篇章

2版 
暨大老师传经送宝 助力廉江宣传工作

2版 
市科教系统举行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宣讲报告

2版 
群众困难记心上

2版 
市融媒体中心组队到茂名市参加联合采访活动

2版 
市供销社召开学习会强化机关党建

2版 
罗州街道开展法治宣传活动

2版 
车板镇组织青少年开展科普教育活动

2版 
公益宣传

2版 
遗失声明

2版 
我市查封并销毁1300多公斤来源不明冷冻肉制品

3版 
母亲的“上游”

3版 
走不出的村子

3版 
爸爸的茶味人生

3版 
像夏天一样火热

3版 
公益宣传

4版 
招商引资不停歇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0年12月1日 第89期
母亲的“上游”
www.ljxw.com 关维红  发布时间:2020-12-1 人气:114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关维红
  一
  母亲的娘家离我家不远,翻过几座山便是。它靠在长青水库流出的河水形成的水圳的边上,名字富有诗情画意——仙水塘。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外公和舅舅们在对面的山坡上开辟新屋地,建起一排拥有三个客厅、六间房子的瓦屋,两边各建四个厨房。
  接着,外公、外婆给每个儿子讨回媳妇,完成做爸妈的任务。但也耗尽了外公、外婆一生的积蓄、精力和力气。那时外婆得病已经好几年了,我家养有几只准备卖钱给我交学费的大阉鸡。母亲对我们说,抓两只给外婆送去,补补身子,不知她能不能捱过这个夏天。
  二
  树大树开丫,子大子分家。自从外公、外婆五个儿子成家后,偌大的家庭面临分家问题。在村中长老的主持下,舅舅们顺利地分了家,完成历史使命。
  此后,外公、外婆由舅舅们按大到小轮流赡养,每个舅舅管饭两个月,于是,外公、外婆一年四季就在舅舅们家中流浪。舅舅们有十多个小孩,有大有小,纵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外公家临近水圳和公路,危机四伏,让人胆战心惊。
  听母亲说,小时候外婆很疼我。那时江哥大我一岁,母亲没精力管两个小孩,就将我送到外婆家养,于是,我变成了外婆家的心肝宝贝。我是一个爱哭的小孩,夜里哭起来没完没了,外婆抱完外公抱,外公抱完舅舅抱,舅舅抱完舅妈抱,整夜我就在他们的怀抱中旅行,在温柔慈爱的哄声、安慰声中渐渐入眠。我很挑吃,外婆、外公早晚就到水圳掏蚬,然后将蚬煮熟取肉,将蚬肉爆炒给我送粥送饭。
  那时,母亲挣工分养全家六口人,要拿钱去才能分谷、分番薯芋头,饭很久才能吃上一顿,稠粥不常有,番薯、芋头难成餐,我们兄弟饿得发慌,总想找吃的。
  几个舅舅出来干活早,挣得工分多,家里分的粮食多。每到收获季节,外婆对七舅说,快点给你姐驮去大米、番薯和芋头吧!不要让几个外甥饿坏了!每当七舅开着生产队的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地出现在村头时,我们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奔跑着向阿婆、母亲报喜:“七舅来啦!送好吃的来啦!”
  三
  外婆走后,外公深受打击,日渐消瘦,胃疼日甚。那时没什么好菜下饭,只有一些咸菜、青菜,鸡蛋是稀罕物,猪肉少见。每当外公捧着一小钵捞饭时,想吃吃不下,左看右看,不禁悲从中来,涕泪四流。
  外婆去世后,外公更加孤单伤心。因看管不周,他的孙子差点淹着,被舅妈骂一顿。他满怀愁怨,一个人到我家躲避散心。母亲极力安慰他,给他做好吃的。他也给我们编篮子、蚕笪、烟笪、秧撂等用具。
  有时,他给我们讲他的人生经历:解放前,为了全家人能活命,他和一帮工友经常到一百多公里外的车板、营仔海边担海盐走私。他们每天下午从本村出发,半夜到达海边,趁着缉私人员放松的间隙,每人肩挑一百二十斤的熟海盐翻山越岭,挑回塘蓬等地售卖,每趟赚回一斤半大米。有时外公还从石颈蔗坡挑洋纱到广西玉林,两地相距三百多公里,一切为了活下去。
  有一次,他和工友在挑盐途中被缉私队伏击拦截,电筒光四射,呵斥声阵阵,嘈杂紧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赶紧抛下担子,光着脚往茂密的山岭深处亡命奔跑,等跑了一段时间,没人追赶,四周死寂,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咦,脚底怎么有点刺痛?蹲下身来,用手一摸,湿滑腻腻的,一闻,腥味刺鼻,原来脚面被尖锐的柴墩划伤。没办法,只能用力按压,找东西包扎,静待天亮再作打算。这次损失惨重,赔了钱物,白走一趟,还要在家疗养几个月。从此以后,外公干了近二十年挑盐卖的生计就此断了。全家人又要挨饿了。
  四
  只记得最后一次与外公见面,是我和江哥去某山区中学上学途经外公家。母亲和阿婆在我们临行前叮嘱,给外公送去一只大阉鸡吃,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我们将鸡送到,还给他一些钱买营养。看到他那憔悴刀削般的方脸,愁眉紧锁,我感觉他在强忍剧痛,不禁掉下眼泪。他反而安慰、催促我们:“不用担心我,你们上学校要紧,要争点志,将来有出息!”外公于1984年夏天走了,享年七十二岁。
  死亡、悲伤……
  亲人是我们行走人世间的灯盏,他们都站在一条河流的上游等着我们;亲人是人生长河边上的灯塔,照亮我们的前路和归途。亲人是我们前进的路标,让我们随时校正方向,看清来时的路,明白肩上的责任,忘却痛苦。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