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省妇联领导到我市开展“深调研”

1版 
中国工商银行廉江支行营业部升级开业

1版 
提高政治站位 持续优化政治生态

1版 
严明政治纪律 压实整改效果

1版 
公益宣传

1版 
推进乡村振兴 优化营商环境

2版 
安铺镇关工委护航青少年成长

2版 
我市大力打造乡村振兴新引擎

2版 
我市颁发首批“房地一体”农村不动产权证书

2版 
市行政服务中心举办心理知识培训班

2版 
石颈镇组织人大代表开展集中视察活动

2版 
吉水镇开展普法和禁毒宣传活动

2版 
陈文辉:把诚信当作一种追求

2版 
提高政治站位 持续优化政治生态(上接一版)

2版 
我市召开会议部署“霹雳”治超专项行动

2版 
和寮镇组织党员干部开展专题学习

2版 
电商商务助力廉江小家电产业发展

2版 
关爱未成年人

2版 
遗失声明

2版 
热心乡贤捐赠公共用品助力校园建设

3版 
郁郁谢鞋山

3版 
瓦屋听雨

3版 
磨把利剑送给你(外二首)

4版 
168户贫困户喜领百万“红利”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1年1月12日 第4期
瓦屋听雨
www.ljxw.com 关维红  发布时间:2021-1-12 人气:112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关维红
  住进崭新、干净、整洁、高大的楼房,喜悦满足自豪之情油然而生。春去秋来,躲在楼房里,依然听不见季节姗姗来迟的脚步声和雨滴敲打的声音,焦虑失落之情顿生。于是,我怀念起我的瓦屋,怀念那拍打在瓦背上的熟悉的滴滴答答、噼噼啪啪的雨韵。
  老宅建造于1962年,那是在太爷建造的瓦房因建设长青水库被淹后搬到半山腰建造的泥墙瓦房。当时爷爷与二公、九公等几家人几十号人就住在一起,后来我们几兄弟都出生于此。
  沿着客厅往右拐,便是一条10多米的通道,通道直通另一座瓦屋。那是五伯家的。该通道早在五伯迁居遂溪杨柑红村时因拆掉自己的老屋 (1970年)而被堵上了。通道尽头右侧就是一间10多平方米的房子,那是晚叔住的。
  两个分别有几平方米的厨房紧挨在天井两旁。上座3间各1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字排开,左边的是爷爷奶奶住,中间的是九哥十三哥住,右边的是我和江哥住。两个厨房与上座屋之间各分布着两个鸡屋,左边的是三伯家的,右边的是我家的。老宅的地面为泥地,凸凹不平,我们的小脚丫和大人的大脚板印在上面,清晰可见,凉快极了。有时我们因哭闹使性子跺脚,在地面上滚来滚去,大人时而柔声相哄,时而大声呵斥。如果此时还解决不了问题,就轮到三伯出场了。只见他伸出铁钳般的左手一把拉住哭闹者,两条大腿一夹,圆瞪铜铃般大眼,憋着气鼓鼓的嘴巴,颈部的青筋暴突,如数条巨大的蚯蚓横在脖子上,右手挥舞着一把白花花的竹篾,哗哗作响,吼道:“不能哭!立刻停!”哭声瞬间停了下来。
  三伯脾气火爆,到老没变。大家都怕他,平时不怎么敢跟他说话,因为每个人都领教过他的厉害。只要他一出声,没有谁敢违抗。
  当然,鸡、鸭、鹅、狗常来凑热闹,不时留下“杰作”,地面难得干净过。清晨和傍晚,那是动物们放风和回家的时间,整座屋回荡着它们得意拍打翅膀声、高兴的鸣叫声、互相追逐的打闹声、大人的呵斥声与小孩的哭泣声,空气被各种声音搅动着,屋檐上的瓦片和灰黄的墙皮被震得就要掉下来。毛发飘荡,粪味四溢,低矮狭窄的瓦房让人深感压抑窒息。
  大门右边墙角有一条踏碓,那是用来舂寿桃籺、糍粑等的馅料,如芝麻、花生、椰子丝、红糖等。踏碓只有在重要节日才启用,那是我们向往的乐园。左边墙角放着锄头、铁耙、铁铲、挑巴、禾担枪、扁担等农具,一个装满煮熟的番薯叶的大缸紧挨着墙角。番薯叶已为灰黑色,那是猪儿的美食。喂猪时,提一桶潲水,打上一大勺番薯叶,往猪兜上一倒,猪儿们拼命地抢着吃,你挤我,我挤你,发出“嗒嗒嗒”的响声,连气也不换。吃饱了,猪儿发出“哼哼唧唧”的叫声。
  墙为泥砖砌的,历经几十年的风雨岁月,外墙斑驳脱落,坑坑洼洼。有点地方出现了拇指大的缝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当然,雨滴像长了眼,见缝就钻。屋前有郁郁葱葱的荔枝、龙眼、漆木、黄皮果和苦楝树矗立,屋后有挺拔高大的尤加利树环绕。这些树有的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立夏来临,雨水越来越多。天空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上午刚刚晴空万里,中午却下起大雨。看着刚抽穗开花的粗壮的禾苗,身为队长的三伯既喜又愁,喜的是禾苗生长喜人,愁的是禾苗抽穗开花却遇上雨,怕影响结果。还好,大雨很快就停了,三伯脸上的乌云一扫而光。于是,不管昼夜,他带领社员骨干光顾稻田更殷勤了,有时还带回青蛙、鱼虾等,改善生活。
  雨点是常客了,常常热情地光顾我的小山村。噼噼啪啪,滴滴答答,雨点打到我家的瓦背上,然后又跳到另一家瓦背上。雨点时缓时急,时小时大,在瓦背上欢快地跳着舞蹈,腾起一层雨幕。不久,屋檐下起了瀑布,雨水落到地上,砸出了水涡。此时,个别顽童玩兴被挑起,对着雨大喊大叫,冷不防地冲进雨帘,慌得家长顾不上带雨具,一同冲进雨幕追赶叫骂。当对峙的双方早已成了落汤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不禁哈哈大笑。
  最享受的莫过是大人和小孩,大人不用出工,小孩不用上学了,难得偷懒,躺在床上睡懒觉,数着雨滴,倾听下雨的声音和韵律,美妙极了。
  如果是假日更妙,不待雨晴,长青河已发洪水,我和江哥手持捡来的破网在河湾处撒网抓鱼;或提着鱼笱放在河沟边,等待鱼儿自投罗网。在水田里抓鱼更过瘾。此时鱼儿顺着水流逆流而上,翻过水坝,跳上田埂,一下子钻进禾田里,啪啪啪,哗哗哗,泛起层层波浪,或者优哉游哉地游着,闲庭信步,逗得我们心痒手痒脚痒。将鱼笱置于下水口,用泥块填好缺口,将上游水口一堵,鱼儿就乖乖地顺着水流流进了鱼笱。不沾泥巴,不用追赶,效率甚高。
  提起鱼笱,将鱼笱尾部打开,将鳙鱼、鲢鱼、鲫鱼、鲤鱼、刀鱼、虾公、螃蟹、塘鲺、斑鱼、黄蜂角、猪乸卷、走水乸、花手巾等源源不断地装到鱼篓里,鱼获大小不一,令人目不暇接。它们在里面蹦跳挣扎,我们迅速合上盖子,拼命地按着鱼篓,心也跟着噗噗地跳了起来。
  后来,老宅颓废崩塌,看着让人伤心流泪。于是,三伯在老宅后面的山坡上建起两层楼房,我们也在半山腰上建了一层楼房。
  “老宅是福地,就在老宅地基上建起一栋本村的文化楼吧!”九哥动情地说,“这也是响应国家政策,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举措。”于是,文化楼如期落成了。老宅的使命已完成,我们也已长大成人成才,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路。接过父辈的担子,我们勇敢艰难前行,生生不息。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