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我市组织收看收听全国、省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

1版 
市领导到石岭镇指导村级换届工作

1版 
工业品市场升级改造竣工揭牌

1版 
市领导到雅塘镇调研综治信访维稳工作

1版 
市领导到青平镇督导村级换届选举工作

1版 
林海武主持召开市委十三届第158次常委会(扩大)会议

1版 
市领导到长山镇调研S674县道建设

1版 
我市组织收看收听“广东兜底民生服务社会工作双百工程”

1版 
公益宣传

1版 
强化政治担当 勇担发展之责

2版 
引进少儿编程教育 开启科技趣味世界

2版 
我市两村获评省文化和旅游特色村

2版 
勇擒飞车贼的辅警张晓文获见义勇为表彰

2版 
石颈镇成立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

2版 
40万元老马思源泉助力一线抗疫

2版 
公益宣传

2版 
吉水镇组织党员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2版 
交通系统干部集中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2版 
河唇镇勇夺全市专职消防队比武会操团体第三名

2版 
招租公告

2版 
遗失声明

2版 
人社服务“快速办” 群众办事“少跑腿”

2版 
致善志愿者协会为困难群众送温暖

3版 
公益宣传

3版 
做猪份

3版 
一桌年味

3版 
若您还在

4版 
公益宣传

4版 
阅读的人生不一样

4版 
写了半世纪的《浴血罗霄》

4版 
经典选阅及教育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1年1月26日 第8期
一桌年味
www.ljxw.com 杨安民  发布时间:2021-1-26 人气:65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山村的春节(网络照片)
    □杨安民
  客家人流传着这么一句谚语:打一千骂一万,除夕晚上齐齐吃年饭。无论是富裕抑或是清贫人家,除夕吃年夜饭是千百年来的头等大事。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除夕吃年夜饭也不是大姑娘坐大花轿——头一次。时下,我们兄弟三人已经成人长志,无论是忙于生计抑或是轻松闲暇,无论是远离家乡创业或坚守故里,除夕年夜晚,大家都会想尽千方百计,跨越万水千山,相聚于家团团圆圆地围在一起吃年夜饭。日子在变迁,生活在变迁,味觉在变迁,不变的是父母亲用爱做的年夜饭,始终是一道饱含浓浓亲情的盛宴,每嚼一口,无不感到幸福在全身淌流。
  腊月到了,年的味道就越来越浓了。小时候,为了让全家过上丰富多彩的年,每逢腊月时节,父母亲总是做足功夫。每当看柴屋里堆满着密实的干柴,看着圈养的鸡鹅发出“格格”的叫声,看看阳光下悬挂在门前麻木树干干净净的蚊帐,又看看修缮一新充满着客家人气息的房子,那时候,尽管家里的日子拮据,父母总是一脸阳光。
  除夕的前一晚,父母亲都要拔回了生蒜、芹菜、角薯等等的农家菜。生蒜寓意着新的一年有新打算,芹菜寓意着新的一年做事要勤勤恳恳,角薯寓意着新的一年士气冲天。除夕那天,天刚亮,父母亲挑回两缸水,年夜饭就开始准备了。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对普通人家来说,过年确实是一个美好的期盼、美好的享受。当灶炉头里的柴火熊熊地燃烧着时,父母亲一边在杀鸡,一边在蒸扣肉。这时候,我们三兄弟总是握着家里先前做好的花生糖、爆米花,美美地围在一旁看热闹。厨房前的母亲一脸笑意,毫不介意地用衫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扬着满手的鸡毛说:“一旁玩去。”然后她又自言自语:“这个鸡太肥了,鸡肠子都是油了!”我们往厨房的另一边走去,父亲正专心切扣肉。不久,我们外出兜一圈回来时,母亲又在忙着拣生蒜和芹菜。弄好年夜饭,我们来到祖公屋弘农堂,恭恭敬敬地在祖公、祖婆等神牌前敬香、摆供、敬酒,鞠躬行礼。接着,我们便开始共进年夜饭。饭桌虽然是低矮简陋的八仙桌,但满满一桌的佳肴,荤素结合,飘荡着一阵阵诱人的芳香。我们瞪大双眼,垂涎欲滴,大有风卷残云之势。母亲满脸疼爱地对我们说:“不要急,小心吃,当心鱼刺。”一旁的父亲不忘教育我们,吃饭的时候要讲规矩,大人没有动筷子的时候小孩子不能先动,夹菜只能夹面前的,不能乱翻,要细嚼慢咽,脚不准放在八仙桌脚架上,诸如此类。
  香喷喷的年夜饭,伴随着我们成长、工作、成家。
  记得1998年,即是我的儿子出生的第三年,那一年春节特别冷,用农村话来形容,真是“赶狗也不出门”。父母亲冒着袭人寒冷准备年夜饭,当厨房里不时飘出氤氲的香气,年夜饭基本大功告成。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出来,色香味俱全,诱人胃口大开。母亲一边搓着手一边招呼我们吃饭。望着丰盛的饭菜,我们三三两两地伸长筷子,冷嘴吃热饭。看到我们的样子,母亲笑眯眼,大声说:“吃吧!吃吧!最好全部吃完,你老爸买回半缸虾米、鱿鱼、沙虫。”这时候,全家人团团围着碧丽华餐桌,一边吃一边聊天,从天涯海角说到天山漠北,从家长里短说到国计民生,个个充满激情。幸福就成了年夜饭中最鲜亮的主旋律。母亲边吃边为我们舀饭、添菜、盛汤。饭后,父母亲又给晚辈压岁钱,我那两岁多未谙世事的儿子捧着压岁钱,也嘻嘻欢笑起来。稍后,看着那一桌乱七八糟的饭碗,我和妻子捋起衫袖正要洗碗。母亲微笑说了声“我还没有老,你俩歇着”,然后将我俩推出厨房门外,生火烧开水洗碗抹饭桌。我们围在大厅彩色电视前收看中央电视春晚。突然寒冷的大厅涌起一阵阵的暖气。原来,父亲用荔枝木烧了一堆炭火,用一个旧锅盛着,抬出了厅。母亲道:“家里还有半屋柴,再冷也不用怕。”
  不管日子如何变迁,不变的是蜜一样的亲情。
  2013年春节除夕那天,这时候我已经从镇上调到市人大机关工作。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母亲几次三番地打电话给我,询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吃年夜饭,说远在广州市工作的小弟老六已经回到家,又叮咛我不要买什么,家里的物品样样齐全。我说要等到下班才能回家。母亲不语,好像有什么话要说。这时电话的那边传来父亲严厉的话语:“上班要有上班的样子,不能私自回家,他什么时候回到家我们就什么时候吃年夜饭。”等我下班后在廉城坐最后一趟班车回到老家时,母亲痴痴地在门旁等我。她一见到我,顿时双眼放亮,脸上的皱纹水波一般荡漾开来,小孩子一般欢喜地朝屋里面大声呼唤:“你哥哥回来啦,斩鸡吃饭。”父亲捧出洗干净的砧板,小弟老四说:“爸爸,让我来斩吧。”父亲说,还是我来。这顿年夜饭是我懂事以来吃得最迟的一次,却是最好味的一次。吃着吃着,夜幕就降临了,品尝着父母亲做的年夜饭菜,感觉着全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的乐趣,心中幸福满溢。
  春节又快到,我又期待着那洋溢着浓浓亲情的年夜饭。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