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明确工作目标 争取政策红利

1版 
我市干部群众义务植树助力美丽廉江建设

1版 
我市与湛江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局)开展座谈交流

1版 
严肃考场纪律 维护考试秩序

1版 
林海武率队调研耕地丢荒复耕工作

1版 
我市召开2021年宣传思想工作会议

1版 
公益宣传

2版 
唱响永远跟党走的昂扬旋律

2版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2版 
市市场物业管理局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

2版 
安铺镇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会

2版 
石颈镇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会

2版 
罗州街道新南社区开展“上党课、学党史、颂党恩”主题教

2版 
敢为人先“辣妹子”

2版 
廉江碧桂园携手众业主 义务植树共建美丽家园

2版 
公益宣传

2版 
遗失声明

3版 
九洲江的情结

3版 
唱着山歌割稻的日子

3版 
橙乡春色

3版 
关爱未成年人(公益宣传)

4版 
橙乡三月尽芳菲

4版 
安全是你我共同的责任,平安是你我共同的心愿。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1年3月16日 第21期
九洲江的情结
www.ljxw.com 曹南才  发布时间:2021-3-16 人气:317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弯弯九洲江 小波 摄
    □曹南才
  “我家乡在美丽的九洲江畔!”这是我经常引以为豪地向别人介绍时说的话。九洲江,多么磅礴大气的名字,又是多么秀丽清雅的称呼。是不是九州大地和山水的灵气注进了这江里,才使她是这样的丰润这样的瑰美?这条发轫于广西陆川县大化顶的江水,虽然不到二百公里长,但覆盖和集雨面积数千平方公里,世世代代养育着廉江人民,成为廉江人民的“母亲河”。而且,后来,还成就了鹤地水库和雷州青年运河等大的水利设施,为雷州半岛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作出了巨大贡献。
  九洲江流到安铺镇时,分别经安铺、营仔注入北部湾。
  这时候,九洲江又和浩瀚的南海特别是北部湾结了缘,使得安铺镇很早就成了粤西通往东南亚的重要港口,繁荣了当地的经济;至于营仔,我没有考究过它的历史沿革,但光从地理位置和奇怪的名字来综合揣测,我认为它古代即使不算“卫、所”的级别,至少也是军队安营扎寨的场所,镇守着西南沿海。而且,能够留下这个名字,其作为军营的历史还不会太短。因此,这两个镇,都占据着经济、政治、军事等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为九洲江畔的两颗明珠。
  我的家乡就在出海两条分支所夹的三角洲里,属营仔镇管辖,位于安铺镇府与营仔镇府中间。村名“云峡”——云之峡。挺富诗意。但这三角洲原来是一片海滩,先人为生存,一次次围海造田围成偌大的一片沃土,周围的村庄都和“围”字有关:新围仔、新围峡、大新围、基围头等。听老人说,原来叫“围夹”,看来此说是实;老人还说,以前这里是盐碱地,种的米叫“咸尖”,略带咸味,既不高产也不好吃。经过多少年的艰苦改造才成今天的样子。可见在这片土地上,早就浸淫着多少创业的血汗和先辈的期待。
  话说回来,称“云峡”其实十分妥帖。这里绝对是一块风景优美的好地方。我从小在城市居住,但一到寒暑假喜欢回来过农家生活。那时候虽然穷一点,但村容村貌干净整洁,基平路畅,很少有污水横流垃圾成堆;农田建设留下的三亩一块的方格式稻田远接天边,拖拉机路从中穿越,颇有现代农业的气息;雷州青年运河接过来的大小灌渠 (时称“进沟”)“丫”字形地开枝散叶延伸到村边,流水潺潺清澈见底;灌渠之间有水闸,中秋之夜,我和堂兄弟们坐在闸坝上,遥望茫茫的田野镀上一层金色月光,听流水奔涌闸门时发出的“轰隆”声,任凉风搜索衣袖,别有一番风味。出得村口,未过百步,越过高高的堤坝,就是宽阔的九洲江,那时候航道通畅,千帆竞发,而一到清晨或傍晚,便变得静谧起来,点点帆影在暮霭中缓缓穿行,鸟儿在江面上下翻飞。天空永远是碧澄碧澄的,蔚蔚蓝天映着朵朵白云,炎夏时有时候飘过一片如峡如峰的黛云,带来丝丝细雨,润得人凉浸浸的舒服极了……
  啊!这就是九洲江,我的家乡,一幅美轮美奂的江南水乡风情画,跟我们看到的电影《蚕花姑娘》的景色毫无二致。
  我爱家乡的美,更爱家乡的情。假期回去,少不了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平整土地、积肥杀虫、春种秋收。生产队也给我记工分,算在叔叔那里。最难忘的是艰苦之余还有诸多乐趣。夏收是最忙最苦的,但也是最充满丰收喜悦的。晚上,队里习惯“打公道”“吃鸭饭”,煮熟的鸭子分成等份,鸭汤拿来煮饭,每人一份。那鲜嫩的鸭肉和油淋淋的米饭啊,叫人馋得直流口水,我至今无法忘怀,觉得是一辈子再也吃不到的美食。吃完后帐算到每人的工分,年底统结。平时有空,叔叔喜欢带我去海边捞“尺仔肉”,水库停灌时在进沟围栏捕鱼,挑谷子到粮站打米。“趁墟”更热闹,三更做饭四更开路,村民说比鬼子进村还早,挑着草木灰、麻皮等物品,往安铺、营仔、界炮等地赶。到了墟上,人头涌涌,穿梭如织,买卖东西的、相亲会友的、求神拜佛的,络绎不绝,到中午几分钱吃上一碗牛腩粉或是簸箕炊,过过口瘾,便乐也悠悠。就这样,我身体晒得黑不溜秋的,老鼠肉长得一块块的。那时候崇尚艰苦热爱劳动,年轻人追求“黑粗壮”,和现在的小青年追求“高富帅”内容虽不同热度却一样。过年了,这是村里最喜庆的日子。一年到头没什么好吃的,这几天鸡鸭鱼肉尝个够,怪不得小孩子一个个都拉肚子,粪坑里“叮叮咚咚”地响,还以为是必然规律。夜幕降临,供销社的门口大榕树的旁边有一个小广场,扯起个小戏台,几个雕成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木偶“咿咿呀呀”地唱起白戏,台下是黑压压的人群,周围摆满点着小油灯的卖炒瓜子炒花生的挡摊,小孩子嬉乐玩耍,青年人打情骂俏,中老年唠嗑斗嘴,响声此伏彼起……
  我后来在省里工作。由于有这份情结,所以一直十分注目家乡的每一丝的发展变化。改革开放确实带来了万千气象,这个变化自然有目共睹,也已经有太多的描述,所以无须我赘述。简言之,就整个廉江市来看,近年来产业转移作为引擎带旺了工业发展,“中国电饭锅之乡”名片越擦越亮;特色农业正在显示多姿多彩的风貌,以廉江红橙为首的各种水果誉满四海(顺便说一句,廉江市的水果特别丰富别有风味,我看八成与九洲江的水质有关);文化、民生与社会建设成效显著,社会管理不断完善;一年一度的 “红橙节”不但迎来八方“凤凰”,而且成了老百姓欢庆丰收的民俗节日……再说到村里,改革开放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农田葱绿、鸡鸭成群、鱼欢虾唱,农业生产势头不减;外出创业、劳务打工、求学寻智者与日俱增,村民收入不断增加;村村通公路便利了交通,靠腿走靠摆渡的归程一去不复返,还带旺了村边的小集市;中小学校园早已易地而建,规模有所扩大;红砖瓦房逐步取代了泥坯屋,小楼房也应运而生,虽然称不上鳞次栉比,却也错落有致;更可喜的是,诸如摩托单车、电灯电话、彩电冰箱等的“昔日王谢堂前燕”,也纷纷“飞入寻常百姓家”了。正如《九洲江之歌》所唱:“昨天的村庄长成了都市,今天的新街连起了海洋。两岸的红橙.红到我身旁;四季的和风,香到你的梦乡……”
  祖祖辈辈的坟墓安放在这里,就像定海神针,把我的思念和情感也永远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据了解我家早几代是从车板镇的南衙迁移过来的。再往上考,有一个说法,廉江市以及雷州半岛的“曹”姓,都来自明朝末年的一个始祖,姓“曹”名“曰昌”,官至福建巡抚。可能由于战乱之故,出差广西途中明眸慧眼地发现九洲江畔这一块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于是举家西迁,繁衍生息,枝繁叶茂,至今已二十多代。我还是属于他的第四位公子的那一条血脉。之所以称“南衙”,是否还有点衙门之意未予考究。我前几年经过车板镇,还亲自拜谒过这位先祖的坟。我想,在祖祖辈辈奋斗过的这块土地上,如今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田光水色,不正是告慰先人在天之灵的最好祭品?
  (作者简介:曹南才,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共广东省委原副秘书长)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