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明确工作目标 争取政策红利

1版 
我市干部群众义务植树助力美丽廉江建设

1版 
我市与湛江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局)开展座谈交流

1版 
严肃考场纪律 维护考试秩序

1版 
林海武率队调研耕地丢荒复耕工作

1版 
我市召开2021年宣传思想工作会议

1版 
公益宣传

2版 
唱响永远跟党走的昂扬旋律

2版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2版 
市市场物业管理局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

2版 
安铺镇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会

2版 
石颈镇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会

2版 
罗州街道新南社区开展“上党课、学党史、颂党恩”主题教

2版 
敢为人先“辣妹子”

2版 
廉江碧桂园携手众业主 义务植树共建美丽家园

2版 
公益宣传

2版 
遗失声明

3版 
九洲江的情结

3版 
唱着山歌割稻的日子

3版 
橙乡春色

3版 
关爱未成年人(公益宣传)

4版 
橙乡三月尽芳菲

4版 
安全是你我共同的责任,平安是你我共同的心愿。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1年3月16日 第21期
唱着山歌割稻的日子
www.ljxw.com 关维红  发布时间:2021-3-16 人气:326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割稻子(网络照片)
    □关维红
  故乡的美食很多,最难忘的是糯米籺。
  小暑姗姗来迟,硕大油绿的稻叶也渐渐变黄。三伯派人出去观察水稻成熟情况,队员回来汇报说“未够熟”。三伯不放心,亲自到各块稻田巡视,将稻穗摘下,放到手掌用力一搓,谷粒饱满,粒粒金黄,放到嘴里一咬,“咔擦”一声,声音清脆,稻香四溢。
  “怎说未熟?这么粗心!”三伯自言自语道,“画眉埇的最熟,就从那开始,明天开镰!”
  第二天,三伯精神抖擞地带领着全体社员浩浩荡荡向画眉埇进发,队伍在山路间蜿蜒穿行。脚下,几十亩水稻像一张巨大的锦帛沿着画眉埇向远方延伸,望不到边。
  田水早已放干,地表较硬,踩在上面带劲。放下秧篓、扁担,社员“一”字排开,右手持镰往前一伸往后一勾,左手将聚拢的稻秆反手一握,“唰”的一声,稻秆应声倒下。直起腰板,将稻秆整齐地放在一边,然后继续开头的动作。
  午后,太阳正猛,阳光如火舌般舔烧着每一寸皮肤和土地,田中的热气不断上升。移动的稻秆搅动着闷热的空气,稻黑飞舞,沾在皮肤上,痒痒的,将袖口和裤口扎得严严实实的。燥热的浮尘直扑鼻孔和全身每个毛孔,瘙痒难耐,社员们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阿切儿”。于是,田野里依次响起了喷嚏声。社员们在几块田同时收割,稻秆纷纷倒下,随后被装进秧篓里。忙到傍晚,社员挑着近100斤的稻秆回家。
  夕阳西下,社员们的身影被投射到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越走越长。此时,噗哧噗哧的脚步声远远传来,由远到近,几十条扁担在肩上上下跳动,有节奏地发出“咦唉咦唉”的欢快声。年轻社员愉快地唱起客家山歌 《单相思》:“日头到地月光来,月光到地竹叶开,竹叶叶开等露水,阿妹开门等郎来。”其他社员和着。
  “怎么?想妹子了?”擅长做媒的九婶说,“我给你说一个,说成了你可要打发一条猪腿给我啊!”“行,说成了我再给你一个猪头,好让你更会说话,做更多媒!”那青年戏谑说。脚步声、扁担声、歌声、笑声在山谷间回荡。
  挑回的稻秆被卸在村庄半山腰的打谷场边上。早晨起来,社员陆续来到打谷场,两手抓起稻秆往中间抖动乱撒,层层叠叠,不断地向四周延伸。石碾早已摆好,赶牛往石碾方向倒退过去,套上牛轭,随着驾手“嗨”的一声,五头黄牛拉着石碾依次绕着打谷场转起圆圈来。石碾压在厚厚的稻秆上,发出“仄仄”“隆隆”的响声。石碾架子与转轴摩擦,“哎呦哎呦”的叫声响个不停,像五个歌手在对唱,接连不断,在村庄的上空回响。
  经过石碾的多次碾压,谷粒从稻秆上脱了下来。驾手赶牛到边上,停好石碾,卸下牛轭,让牛解放去了。社员们手持铁叉子往压实的稻秆一插,扬稻秆了。左手压柄,右手往上一挑,借腰发力,沉沉的稻秆团被举起,在空中一抛一抖,然后往边上一甩。
  此时,场上剩余零星稻秆,用竹耙子一拉,金黄的稻谷立即呈现在面前,看得人心花怒放。稻秆被清理完毕后,社员拿起木推板将稻谷推开推平推薄,等到烈日的暴晒。一人留守谷场,其余人又到画眉冲和其他地方继续收割。整个夏天,人们就在管理、施肥、打药、收割、脱粒、暴晒、回收中度过。
  夏收完成后,接下来到拜土地公,祭祖先,庆丰收的时刻。这是客家人的风俗习惯,收获了不能忘记祖宗啊。为了好好犒劳大家,三伯带领社员们做起美食来。大家分工合作,打米粉,和米团,舂馅料,做糯米籺,乐得合不拢嘴。于是,灯火通宵,碓声齐鸣,我们家的、十二公家的、四伯家的踏碓“扑哧”声日夜响彻。踏碓变成了我们童年的乐园。
  糯米籺呈梭形或圆形,有咸甜两种:咸的包猪肉、鸡蛋、青菜等;甜的包芝麻、花生、红糖等。用糯米籺祭拜完土地公、祖先后,糯米籺被分到各家各户。人们迫不及待,张嘴一咬,甚是享受,让人回味无穷。想吃斋籺亦可,将米粉弄熟,搓成圆柱形,盘在碟子上,神、人均可享用。
  晚上做起梦来,香香甜甜的,连“嘻嘻”的笑声也是甜甜的。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