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对标对表扎实推进各项创建工作取得实效

1版 
柯俊率队到深圳国瓷永丰源参观学习

1版 
我市组织考察团赴深圳学习取经

1版 
陈恩才到塘蓬镇调研—— 立足资源优势抓好产业发展加

1版 
“橙鲜子”翩然而至 “国宴佳果”走进湛江市区

1版 
公益宣传

2版 
我市现场拆解10艘“三无”船舶

2版 
廉江电饭锅和电水壶团体标准通过专家组审查

2版 
与家人失散20年26岁小伙今团聚

2版 
整治小街小巷 提升市民幸福感

2版 
丰晟合作社:昔日山埇撂荒地 今朝尽披“黄金甲”

2版 
奋力谱写住建工作新篇章 ——访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

2版 
我市举办粉尘涉爆知识培训班暨粉尘涉爆专项应急演练

2版 
中医药艾灸技能培训助力残疾人就业创业

2版 
公益宣传

2版 
遗失声明

3版 
白茶山上

3版 
假如时光倒流

3版 
文秀岭牧歌(组诗)

3版 
十六字令一组·霜

3版 
反 邪 教 宣 传 专 栏

4版 
核心凝聚人心 党兴引领复兴

4版 
公益宣传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21年11月23日 第87期
假如时光倒流
www.ljxw.com 戚 珊  发布时间:2021-11-23 人气:216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我们会跨过不同的人生阶段,每个阶段都会遇上彼此最合得来的人。时光倒退到初中时代,珍和妮笑靥如花,蹦着跳着朝我奔过来,三个女孩子的故事开始。
  三人成影 友谊万岁
  同村的我们仨考入了同一所初中,自然而然地成了好朋友,每天天还未亮,就踩着单车集中村口,一同去学校。放假时候,一起写作业,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打耳洞,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就像连体婴儿似的形影不离。中学的校园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和欢笑声,日子就在每天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笑声中逝去了。
  转眼间到了那年初三,因为临近毕业,学习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学校给毕业班加了一节晚自习,我的父母以下自习太晚回来不安全为由,给我申请了在校留宿。学校的住宿条件跟家里相比,差太多了,生硬的床板,斑驳的墙面,潮湿的地板,每晚还有老鼠大驾光临,最可恶的是尽管条件如此恶劣,但住宿费却一点都不便宜。怕我一个人孤单,本可以不用留宿的珍和妮极力说服他们的父母选择跟我一起留宿。要知道,珍和妮的家庭条件比我家还要差,这笔额外的开支家长肯定不愿意出的。
  我被她俩的讲义气深深感动了,也在心中认定了她俩就是我这一辈子的好朋友。想着毕业后,我们三个人可能要各奔前程,所以我们彼此格外珍惜这份情谊。晚自习后,三个人绕着小小的操场一圈一圈地走着。只是这一天,大家情绪都不太好,空气里也弥漫着即将离别的伤感。许久,珍叹口气说:“唉,要是初一初二好好学习就好了,我们仨都考到同一所高中去。”妮接着说:“谁说不是呢,咱们仨,就珊学习好,能读高中的只有珊了!”
  随之俩人四目相对,心领神会地抱在一起,假装难过地哭了起来。“呜呜呜……就让我们俩相依为命吧!”最后嘟着嘴送给我了一个哀怨的眼神。
  正当我准备一本正经地说一些煽情的话来安慰安慰大家,就被她俩的表情逗笑了,然后三人不自觉地又笑了开来,哭笑间满是对彼此的不舍。
  各生心事 考验友谊
  “即使毕业,各奔东西,人可分别心不能离。”那晚操场上三个女孩的约定被深深印在心底。可还没等顺利毕业,我们的友谊就出现了裂痕,而且是那种永远无法修复的裂痕!
  步入青春期,身边的女孩子都相继有了生理变化,珍和妮也不例外,而我的“亲戚”却迟迟未驾到。她俩也常就这事拿我开涮,我越表示着急,她俩就越开心,气得我总是对她俩一顿挠打。本身我们仨这么好的关系,即使互相取笑也都是善意的,我也没当一回事。可把这事当作笑话讲给其他同学听到,我就非常的介意了。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甚至给一些不怀好意的男孩子都听到了。其实我心里清楚,那么难听的话肯定不是珍说的,但根源还在她那里,是她先把这事当笑话无意间传了出去的,我把一切过错加在珍的身上。
  那时的我生气至极,任凭珍怎么道歉,妮怎么劝和我都不想理。可珍是个急性子,几次道歉无果,索性不理我了,还跟妮说我小气,计较。这下我便更生气了,从对她讨厌上升到憎恨。
  虽然我们不在一起玩了,但流言蜚语并未就此消失,别人一背着我聊天,就感觉别人在说我,那段时间我根本无法投入复习。
  那天回到家,正在写作业,一想起这事,不由得眼泪流了下来,委屈得直哭,爸爸妈妈见状忙问我原因,我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一股脑儿全吐出来了。原以为爸爸妈妈劝说我一下就好了,可接下来事情已经不由我控制了。
  第二天,我照常来到了教室,早读时,突然珍被老师叫了出去,没过5分钟,老师进来教室也将我叫了出去。来到办公室我看到了珍的爸爸正在黑着脸训斥着珍,一看我进来,训斥声高了几个度。“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事,这么欺负珊,你知道你读书的钱是怎么来的吗?都是你阿伯(我父亲)借给咱的。”“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落在了珍的脸上,我连同我的班主任,连同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一并怔住了。我哭了,是吓哭的。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教室的,我只知道完蛋了,这次换我给珍道歉一万次,也挽不回我们的友谊了。珍被他的爸爸带回去了,一连几天都没来学校,看着她空荡荡的桌子,我内心五味杂陈。
  周末回家,才听爸讲,他看我哭得那么难过,也觉得珍说话很难听,伤人自尊,一时生气不由得就去找了珍的爸爸,原想着叫珍的爸爸说一下自己女儿就行了,没曾想珍的爸爸会有如此大的动作。
  多年之后我才理解,珍的爸爸当着我的面打了珍的那巴掌,不只是打给我看的,更是打给我爸爸看的。打在女儿脸,疼在父亲心。
  分道扬镳 命运各异
  一直到毕业,珍没再来学校,我一直自责,都是因为我她才不能顺利毕业的。在我的爸爸跟他爸爸回话时,他的爸爸还跟我的父亲说,他女儿本身就学习不好,考不上高中的,让我们不要在意。但该死的自尊心,又让我无法将那句道歉说出口,又或许道歉并改变不了什么。
  初中毕业后,我如愿考上了高中,妮去上了技校,只有珍去到外地打工了。我从高中、大学再到工作,到成家立业,顺风顺水地沿着人生航线往前走着。而我的挚友,我可怜的珍打工两年,结婚生子,未遇良人,拖着孩子在娘家避难。每一次回家,我都会跟我的父母打听下她的现状,最近一次听到的消息就是:历经三婚,已育两女一子,婆家条件不好,时时靠娘家接济,娘家弟媳妇对她意见也很大……
  我常常在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定不会将这段真挚的友情弄丢掉。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的我作为一名老师,我的学生间也常常会有各种矛盾发生,我也常常跟他们讲我跟珍的故事,希望她们能珍视友情,保护友情,不要像我一样,让心中长留遗憾。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