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廉江新闻
PDF版:
1版 
我市召开市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1版 
聚焦主业主责担当改革使命

1版 
热爱祖国 心系廉江

1版 
山西黎城县领导调研我市工业经济

1版 
湛江(廉江)民革党员之家揭牌

1版 
湛江退役军人专场招聘会在广东文理职业学院举行

1版 
坚守初心使命 勇于自我革命

2版 
锦旗送到市人民医院乳腺外科

2版 
传递廉江声音 讲述廉江故事

2版 
专题调研共谋乡村振兴大计

2版 
重温红色历史传承革命精神

2版 
市文联领导在省作经验介绍

2版 
主题教育在黄平民故居开展

2版 
市老干部大学举行公益讲座

2版 
快抓整改落实办好民生实事

2版 
我市开展科普进校园活动

2版 
社情民意

2版 
遗失声明

2版 
开展主题教育 落实基层党建

3版 
微信时光

3版 
秋收在望

3版 
九月,让我为您歌唱

3版 
丰收谣

3版 
“思想建党,文化建院”的最新成果

3版 
市人民医院康复医学科

4版 
广东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标语口号

4版 
深刻理解“四个全面”的重要内涵

4版 
创新城市管理模式 推进城市扩容提质

广告
通告
声明
 
数字e报刊
按期查阅:
上一期  下一期   
网站首页
2019年10月31日 第83期
秋收在望
www.ljxw.com 卢海娟  发布时间:2019-10-31 人气:128
 字体: 放大    缩小 打印本稿查看评论

    □卢海娟
  时令已过了中秋,往年,明媚的阳光早把庄稼涂抹得万紫千红,只等一场白露、一场浅霜,榨干植物体内最后的水分,就可以开镰,打开仓廪把丰收的果实收入囊中。
  父亲一定会搬出他的磨刀石,那是一块长二尺宽二寸足有一尺高的松花石。父亲用脸盆打了清水,已经见了锈迹的镰刀就放在磨刀石旁,父亲坐在小板凳上,左手握住刀把,右手捏着镰刀尖部,磨刀石上洒了清水,父亲把镰刀按在石上,一推一拉,身子不断起伏,霍霍地磨起刀来。
  磨好了一面,还要翻转过来磨另一面,父亲用大拇指检查刀刃是否锋利,他把雪亮的镰刀举起来,咬着下唇拿大拇指肚到刀刃上轻轻刮,一边刮,一边拿到耳朵边上听声音,我一直不知道哪种声音是刀刃的语言,不知道刀刃的话父亲怎么就听得懂。
  父亲不断地往磨刀石上洒水,一把刀一把刀地磨,五六把镰刀,父亲要磨上小半天,直到所有的刀都散发出镜子一样的光芒,每一把都锋利无比为止,父亲把刀收好,很怕我们拿镰刀削萝卜,不小心削了手。
  镰刀被父亲藏到仓房里,这些刀片偏薄、刀刃雪亮的叫草镰,是专门割草本植物的。秋天,用草镰割玉米、割水稻,刀越锋利,越省劲。准备好了镰刀,父亲在裤腰带后头别上一把沉甸甸的柴镰出了门,这种镰刀的刀背要比草镰厚上几倍,刀刃的钢口更坚韧耐磨,是用来隔木本植物的。
  父亲别着柴镰上山,是为了割“绕子”。庄稼割倒后,总要捆起来,稻谷就用稻草捆:先割两绺稻子,在稻穗处绾一个结,稻根处分开,使稻穗朝上,便成了现成的绕谷,割好的稻谷整齐地码上去,稻穗那边跟绕子的稻穗同一个方向即可。估摸着割得稻谷够一捆时,把两绺稻草勒紧,扭转、弯绕,只要顺着草的方向压好了,稻捆就算折腾几回也结结实实。
  父亲要割的是大豆的绕子,最好是两年的小柳条,那种叫磨盘柳的,柳条均一米多长,手指粗细,柔韧性非常好。割豆时,每个人都要带上几根这样的绕子。割好一捆豆,把镰刀丢下,脚踩柳条的根部,在割口处十公分左右的地方折一下,一只手握柳条,一只手手心处顶住柳条根向一个方向转动,就好像在给麻绳上劲一般,柳条被转动着上了劲,脆弱的木质部因为扭曲而变得柔韧起来,等到整根柳条都被扭了一遍,就可以穿过一摞豆子,父亲用脚踏在柳梢处,我们是用膝盖,柳梢压住,才能把柳根拽紧,这样捆好的豆子才经得起倒腾。
  许是磨盘柳太过娇气吧,柳条绕子越来越难割,父亲从小蚊子沟走到大蚊子沟,忙活了一天才割回两捆柳条绕子。看看地里的豆子,父亲说,还要去割一些高粱,用高粱秆作替代品。
  牛是要加些草料的,父亲给牛饮水时,常常轻抚着心爱老牛的脖子跟它说:“老伙计,受累的时候到了,该你出力喽。”老牛瞪着圆圆的眼睛兀自把一小桶水喝下去,尾巴甩来甩去,好像在说,这点小事,没问题。
  牛车也要收拾一下,最重要的是车轴和车带,是啊,一辆牛车,还有什么会比轱辘更重要呢?
  车轴里的滚珠,有的已经磨碎了,要换上新的;轴承已经磨偏了,也要换一下;车里带(车内胎)不知什么时候扎了个小眼儿,慢撒气,父亲就用脸盆盛上清水,把打了气的里袋带放到水里检查,清水里冒出细小的水泡的地方一目了然,父亲拿出里带,擦干,仔细看,终于发现那个细若针尖的小孔,父亲比量着剪一小块圆形胶皮,用锉打磨一下,同时把里带露眼处也磨得足够粗糙,抹上虎头牌胶水,稍微晾一下,对准,两下一合,两只手用力挤压,胶皮和里带严丝合缝,只等胶水干燥后,便可以使用了。
  用胶水的还有鞋子,一春到八夏,脚上唯一一双鞋子早已穿出了大大小小的窟窿,父亲粘好里带,意犹未尽,就用粘里带的胶皮,锉一下,抹上胶水,把自己和孩子们鞋子的洞补好,通常,一双黄胶鞋要补上三五处甚至十几处补丁,补丁太多,孩子嫌难看,父亲就会说:“干活穿的,谁看?”
  春种秋收在我们村里被叫做“种地”“割地”,种地时喜雨,春雨贵如油;秋收时喜晴,希望老天给个秋老虎晒秋。可是今年,台风一个接着一个,连绵的雨下个不停,不是淅淅沥沥的秋雨,是夏日里常见的滂沱大雨。
  庄稼们仍然绿着,可以割地的秋天,不知道何时才能来到。  
更多关于 文学 的阅读
3上一篇   下一篇4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廉江新闻网网络传媒版权所有
广东省廉江市委主办
Copyright @ 2007 lj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豁免条款 | 联系我们
粤ICP备06026260号
新闻中心 : 0759-6620282
新闻中心广告 : 0759-6622588